“七月七日长生殿”被后人视为秀恩爱,其实是一种错误的理解_人

发布日期:2020-08-12 00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据说,七月七这天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。织女是天界的纺织女工,有一双异于凡夫俗子的巧手,老实本分的青年农民牛郎与一头牛相依为命,大概前世有约,牛郎多看了池塘中洗澡的织女一眼,从此世间多了一段凄婉动人的爱情传奇。

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其实是先民对男耕女织生活的美好向往,当不得真。真正在七月七秀恩爱、大把撒狗粮的另有其人,不是牛郎而是“三郎”(李隆基小名),他就是唐玄宗李隆基。李隆基年轻时英明神武,将大唐王朝推向了盛世辉煌,自从收了天生丽质的杨玉环之后,忽然不思进取,皇帝也做的吊儿郎当起来(从此君王不早朝)。

七月七是个传统节日,唐代女子不管有钱没钱,都要换一身干净衣服,脸朝西冲着上弦月眯缝起眼穿针引线。因为月色昏暗,能见度太低,成功机率不是很高,偶尔有穿过的那真的就是“巧”了。有崔颢《七夕》为证:

长安城中月如练,家家此夜持针线。仙裙玉?空自知,天上人间不相见。

长信深阴夜转幽,瑶阶金阁数萤流。班姬此夕愁无限,河汉三更看斗牛。

李隆基在位时候,每年七月七自然要与民同乐,月初时,有关部门就得提前采购大量“钿针”,以备宫中乞巧之用。据《开元天宝逸事》记载,宫中都要用锦搭建高百尺的穿针楼,上面罗列各种时鲜水果,宫中有头有脸的嫔妃“各以九孔针、五色线向月穿之,过者为得巧之侯”。这样的场合,自然少不了丝竹歌舞,兴致来了,李隆基有时也会露一手敲架子鼓的绝活,这时生活中的伴侣、艺术上的知音杨玉环则手挥琵琶与三郎合奏一曲《沧海一声笑》。上行下效,长安城中士民自然也要通宵达旦共庆升平。

关于李隆基时的七夕盛况,有许多唐诗记载其事,而其中最为著名者,无疑当属白居易的《长恨歌》了。